猫偷走了七便士

无风却起尘,无梦不归人

第31章 善恶有报



  “爸,那个小丫头失手了,而且还被盯上了。”吴依依接了一个电话,听着那头的报告,跟吴栖说。

  “既然如此没用,那就让他们处理了吧。”吴栖毫不在意的说。

  吴依依将话传达了过去,随后听见一声枪响,她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依依,咱们可能要换一个地方了。”吴栖看她挂了电话,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缝隙看着楼下好几天都没有挪动的车子。

  “难不成……”

  吴依依有些阴冷的看着她爸,见她爸点了点头,便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久之后,屋子里的书架向两边拉开,从书架后面打开了一扇门,一个男子恭敬的冲着他们行了一个礼,侧身让他们进来。

  等二人进入后,那个男子拎着汽油桶将所有地方都淋上,而后退回到书架这里,打开门,掏出打火机将汽油点燃,瞬间退回到门内,书架也和上了。

  “着火啦!!!”

  在楼下守着的探员看着着火的那间屋子,不正是目标任务的家吗,立刻拿出呼叫机一边报告总部,一边让队员立刻拨打火防署电话,随后带领着队员上楼疏散群众。

  在另一角落看着这一切的吴家父女,不屑的一笑,上了那个放过男子开过来的车。

  “老大咱们去哪。”

  “就去威帮吧,我为他们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现在他们把钱拿了,就想把我踢出去,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吴栖沉声说,阴毒的眼神望向窗外,他也猜到为何帮派知道探员已经在看着他却没有任何行动,不禁冷冷一笑。

  另一方面,两名探员看着被枪杀在自己面前的女孩,立刻上前查看,发现是一枪毙命,再无生还可能了,便立即回报局里。

  莫宇正将情况汇报给刘京,派人去老图那儿联系的人经过审讯正是吴栖的人,可刘京已经得知吴栖已经逃跑没了踪迹,如今那女孩死了,也断了能找到吴栖的线索,这让刘京心中闷了一团怒火无处发泄。李婴在一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

  “你怎么了?”莫宇发现了,问道。

  “我想起一件事,关于顾念,当初的樊鹘。”李婴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吗,坐下说。”刘京将他拉到小会议室。

  “是顾念的日记,和当初高鸣说的话。”李婴说道,“高鸣在那时候说过,报复,记恨才是真相。而在顾念当初的日记中,不止一次提到了如果她在,如果这个她不是顾念姐姐樊鸠的话,便很有可能是她的双胞胎姐妹,已经死去的阿宁。”

  “顾念想念她不是很正常吗。”莫宇也想了起来,疑惑得问。

  “可是,她有一段日记上写到,『如果当初不是我多好』,我们当初以为她想的都是如果当初火灾出事没受伤的不是她就好了,可是现在看来,可能她想的是当初活下来的不是她而是阿宁就好了,估计那时候,她能记起一点阿宁已经死了的片段,她那时候情绪崩溃到自残,估计就是这一点残存的记忆折磨的。但之后,割腕自杀未遂,其日记里便再也没有出现了她,估计那时候她的大脑有一次受到了强烈刺激,再一次忘却了曾经的事。而且,她有一句,『我早就没了理智』,高中那段时期她被排斥,在想起来一些也未可知,这些造成她的记忆混乱,还有那次在监狱里,她说有人杀人,而且最后说的是死了,真好,如果双胞胎真有联系的话,顾念那时候说的死了真好很可能是阿宁被折磨,觉得早点死才会解脱,这个感受和记忆有可能会传达给顾念,也许……”

  李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东西总是让他抓不住,他努力回想顾念当初所有的情况,总觉得那是解开谜团的钥匙。

  “你是觉得,顾念和周丝丝他们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联系,而这个联系就藏在她的记忆里。”莫宇抓住了重点。

  “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刘京冷静的说。

  “是,是我没考虑周到。”李婴也觉得是自己太过着急了。

  而被他们惦念的周丝丝,此时出现在了孤儿院后山一处不易被人发现的木屋里,这是曾经是他们孤儿们共同的秘密,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里一切生活用品都有,估计是曾经故人为他们准备的。

  “邵长官,跟了一路了,要不要进来歇歇。”周丝丝一人将高鸣扶到这里,而淮和桐已经被她赶回领养家庭了,他们没几天就要出国,不必在跟她和这些事情掺和在一起。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邵烟走进来,检查了一下高鸣的伤发现已经处理完备,便放下了心。

  “我们只是想找回当初应该有的公道而已。”周丝丝微微一笑,目光却寒冷如冰。

  “可是如今,局里已经……”

  “已经开始调查抓捕了是吗,可是,等你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不,就算你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他踪迹的线索又要寻找到几何呢。”周丝丝嗤笑。

  “可是如果你要是能将……”邵烟想着她着急的说。

  “然后像当年一样,被高层压下?”周丝丝嘲笑的眼神更甚。“我不想再把赌注压在你们身上了。”

  周丝丝看着不知所措的邵烟,突然就心软了一下,她这个样子,真像当初的犯了错小心翼翼怕被发现的阿宁。

  “你走吧,被你同事发现,你会被牵连的。”周丝丝冲她摆了摆手,让她走。

  邵烟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失魂落魄的就走了。

  “就这么让她走,不会有什么问题吗。”一直闭眼的高鸣突然睁开眼问道。

  “她不会。”周丝丝不知道怎么的,便是如此相信。

   过了几天,顾念没有再收到那些血腥的邮件,也没有了突如其来的袭击,便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你们渴了吧,我去给你们买水。”顾念笑嘻嘻的给打完篮球的男生们递毛巾,然后对着领头的男生说。

  “好啦,去吧。”他拍了拍顾念的头,便让她去了。这个男生就是在顾念家出言维护她的白杉。

  顾念跑到小卖店,买了几瓶水,给店长钱的一瞬间,她将一个纸条混在钱里递了过去。白衫跟在她身后,原本是不放心她,却偶然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却什么也没说,笑着过来帮顾念搬水。

  不久之后,周丝丝收到了那张纸条,看完打了一个电话。

  “他已经在威帮了是吗,估计帮里老大很想除掉他们父女吧,你去给你上面出个主意,是这样……”

  不久之后,一场暴雨袭击了这个城市,夜色降临之后,在港口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他从雨衣里摸出一个东西,将其藏进了一个隐蔽的小仓库,在仓皇的雨幕中一根引线在一块临时架起的雨布下呲呲燃烧,而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没过多长时间,一个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熊熊大火甚至在暴雨中也没有立即淹灭。

  “咱们对手帮居然指责是咱们炸毁了他们的货,真是不自量力。”一个彪汉坐在椅子上冷笑。“不过是一个小武器库和几十斤的毒品而已,什么时候,他们变得如此小气了。”

  “帮主,让我去跟他们谈判吧。”吴栖谄媚的说道。

  回到威帮吴栖整个人几乎是耀武扬威,各种插手帮内事物,总是和其他人针锋相对,很快就有人不满,设了个套让他闯了祸,导致帮内货物丢失,而后便被帮主以他年纪大了为由劝回来休养,不让插手帮内事物,实则是将他软禁了起来,本来精神矍铄一点不显老态的他现在有些狼狈不堪。

  “好吧,也是一点小事,你便去办了吧。”那高位上的汉子想起了下属给自己的提议,假装想了一下应允。“你们父女一起去吧,我看那丫头是个机灵孩子,带上也许能帮上你。”

  吴栖一想是如此,第二天便着急的带上女儿领了几个人,前往了谈判地点,可在他们走后不久,又有一个人带人跟着他们去了……

  “威帮就派你们这么两个人,是觉得你们能有解决这件事的能力,还是觉得我们很好打发?”一个男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把玩着一把枪,没有看他们,语气却咄咄逼人。

  “当然是觉得,对付你们,还不需要我们威帮耗费那么多人力,我们,足够了。”吴栖自顾自坐下,冷静的说。

  “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货物损失,你们却如此兴师动众,难道你们落海帮真的没落了,如此斤斤计较。”吴依依也嘲讽道。

  在不远处听着他们说的话的人,不禁嗤笑,还真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殊不知……

  听着他们逐渐激烈的讨论,男人觉得已经到了时机,便领着人,朝着谈判地点走去。

  “呦,这不是威帮座下的二堂主吗,怎么,你有何指教啊?”男人看见了来人,明捧暗讽。

  “我是来为了你们帮派的货物被毁一事。”二堂主微微一笑,眼睛却没有笑意,让人将吴栖父女围了起来。“老大吩咐说,这两个人,便是这件事的主谋,随意你们处置。”

  “二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栖突然慌乱,本想着他能将这件事处理而后重新受到重用,突来的变故让他隐隐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两个本就是本帮叛徒,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两帮往来。”二堂主并没有理会他们。

  “这是自然。”男人想了想,想到自家老大吩咐,还不到时机跟威帮翻脸,只要他们有些交代便好,便起身笑着和威帮二堂主握了手。

  “今日新闻,今日凌晨四点十七分,映江路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根据总署局的检验报告,这两人是被虐杀至此,周围也发现了聚众斗殴的械斗迹象,根据知情人指出,这很可能是一起黑帮的小型火拼,后续情况我们仍在继续跟进中……”

  带着口罩在超市买了一些吃食的周丝丝,看着超市电视上的报道,嘴角一勾。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一个店员边给周丝丝算账找钱边说。“这帮人,贩毒、抢劫什么不做啊,真的是报应……”

  接过零钱,周丝丝心情很好的在店员的讨论声中离开了便利店。


₍˄·͈༝·͈˄*₎◞ ̑̑ᗦ↞◃

『关于曾经的22』
那天在路上又遇见他了
原来这里这么小哦
想见又不想见的人
命运叭叽一下
就碰到了
夜色里我夜盲眼只是模糊的确认了那个极为像他的轮廓
那天晚上他又久违的来我空间里了
我说不清什么心情
有点怕,有点开心,有点厌烦,有点无奈,有点不知所措……
我和他之间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也说不清到底应该怪罪谁了
和好如初……
我决绝不想回到那样复杂的相处
自我折磨何必呢
两相陌路……
又总觉得有点舍不得
复杂的心情像是一碗搅和搅和得乱七八糟的浆糊
一不小心,就会洒在了所有时光里了
哎~我要是一个不染凡尘的仙女就好啦~
坏男崽才不可以和仙女做朋友呢~

漂流瓶里的远方来信

       带着淡淡草药香的纸上,稚嫩但清秀的笔迹出现在小王子和蓝鲸眼前。
『To亲爱的外星人:
       亲爱的外星人,见字如面。
       此信来自于东方的仙女星云中一颗小小的粉色星球,叫浮樱,但它是一个马上就要溃散为宇宙的尘埃流入银河里的星星了,它曾芳华瑰丽,如今已满目疮痍,大家在将它伤害到极致后找到了适宜居住的星球,大家都在欢喜的准备搬进新的家园,但我很难过……
       我舍不得我亲手收拾的小院,舍不得深夜的琼海,舍不得晨起的微光,舍不得星空下的流萤虫息,舍不得一望无际的樱花林。
       我记得小时候院里青砖上的落雨,记得年少时脚下踩过的润泥,记得老人在老树下的乡歌,记得和发小用樱枝刻的镯铃,记得祭祀时树上垂满的浅草轻绸,记得远处放牧人悠远的笛声……
       我不希望它最初的模样会渐渐被我的乡人遗忘,或者,只留下苍白的史书文字而徒留在我们这一代的人的记忆里,而后就会随着岁月再也不能复现了……
      这就是我,写下这封漂流瓶的原因,希望未知的你能记得远方有这样一颗美丽的星星,虽然它已经消失在世界里,但它会被我一生铭记……
       亲爱的陌生人,愿你悲歌无可泣,远望即可归。
                               From浮樱的韶夏』

      小王子窝在蓝鲸怀里,感觉这轻飘飘的一封信,承载着万钧恳切和悲伤,蓝鲸安慰的抱着小王子,轻轻挥了挥手,一股温软如海般的灵力从他指尖淌出,裹挟那漂流瓶和信纸而起,漂流瓶和信纸融化在那股子润光中,小王子仰头看着蓝鲸笑了,伸出小手,而后一团暖金的光融了进去,两股灵光相交环着,汲取着其中的思念和记忆……
       一息之后,灵光如雾般散去,一个粉色的袖珍小星球从中溜了出来,它轻轻抖落残留的灵雾,便在流银湖上围着岛心慢慢兜转,永不止息。
      蓝鲸再次抱着小王子躺在荷叶上,银河依旧闪烁着碎钻般的流光,小小的浮樱星,慢悠悠的环绕着他们,陪伴他们进入梦乡。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遨游四海,潜沐昆仑。
化身为鸟,其名为鹏。
垂羽若云,霞雾蒸腾。

₍˄·͈༝·͈˄*₎◞ ̑̑ᗦ↞◃

第30章 破云见日



  黑影刚要开枪的一瞬间,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举起来一根钢管狠狠砸了下去……

  “阿绸,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咱们得赶紧离开,他估计已经狗急跳墙了。”

  是桐,他挂了电话,把这个人的枪小心包了起来背在身上,又把人拖到一个地下井旁,给他扔了进去,里面钢管水管纵横,人们只会觉得他是失足掉进去摔到头死亡的,而不会怀疑到其他。赶紧回去找到小淮,让她收拾东西,自己背上高鸣,让阿绸拿上必备药品,连夜离开了。

  “什么?!让他们跑了?!”男子挂了电话,赫然就是院长那个见了樊鸠唯唯诺诺的儿子。

  “父亲,怎么了?”

  “让他们跑了!”男子恶狠狠的在沙发上坐下。

  “……他们能跑,可有一个人,她跑不了。”他的女儿想了以下立刻说。“她不安全了,你还发愁他们不露面吗。”

  “依依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我这就让他们去办。”男子听了抚掌一笑,然后立刻让人去办了。

  “刘京!”李婴接了万远的电话后冲进了刘京的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

  “顾念当街被人追杀,而且连日收到了附有恐怖照片的信件,都是当年孤儿院惨死的孩子的样子。”

  “你叫上周凌,咱们马上去一趟万家。”

  “好,我马上去。”

  不足一刻,他们就抵达了万家。

  “什么情况。”李婴进去直接问万远。

  “今天小念放学,跟同学一起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辆车,他们班同学把小念拉到一旁,只刮伤了手臂说,可那车一次撞不成,居然还再次撞过来,幸好有她的同学反应快。”樊鸠压抑着恨意说。“小念这几天接连不断收到恐怖信件,她同学不放心她才有几个男生陪着她一起走,要不是这样,指不定出什么事儿。”

  “能把信件交给我们吗。”周凌询问。

  “可以。”

  万远把顾念同学收起来没让小念看到的信件交给了刘京和周凌,周凌看着血淋淋的照片便觉得心火烧起,对和郑严讨论的可能有了进一步推测。这些孩子死法各异,但是却和周丝丝他们所杀的人除了数字玄机之外,有很多相似的杀人手法,只不过,这些孩子脏器已经不在了……

  “周凌?”刘京看出周凌已经知道些什么。

  “等我回局里再跟你说。”周凌冲他使了个眼色。“你们在家注意安全,我觉得那些人肯定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们想要通过顾念找到周丝丝。”

  “你们能抓到凶手吗?!”白杉厉声问道。

  楼上下来了三四个年轻人,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们。

  “他们是小念的同学。”万远小声解释。“他们放心不下小念,就一起跟回来了。”

  “你们放心,我们会全力追查的。”刘京正襟危坐,严肃回答。

  “你们最好说到做到。”白杉说道,死死的攥着拳头,指甲几乎刺伤了手心,他转向万父万母敬重的说。“请你们暂时不要让小念上学,学校也不安全,我们会轮流来给她补课的,你们不用担心她的学业。”

  “谢谢你们。”樊鸠轻轻搂住一个来安慰她的女孩子。

  “她是我们大家的妹妹,我们怎么可能让他们伤害到她。”白杉咬牙切齿的说。

  刚刚顾念几乎对他们和盘托出自己为何被追杀,但顾念还是隐藏了自己和阿绸的联系,只是说了过往,但仅仅是如此就够让这群正青春的孩子气愤,可白杉内心几乎被痛苦淹没,他错怪了阿念,只字片语他终于知道为何阿念那要果决的让他走,终于知道了他们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显得惊慌和愤恨。

  “孩子们,真的谢谢你们,天也晚了,你们住下吧。”万父万母有些感动的看着他们。

  “也好,那我们就叨扰了。”领头的女孩是班长,低头询问了一下大家,便同意了。

  万父万母领着他们去给家里打电话和安排房间,刘京他们也告辞了,但是周凌却安排了几个探员守在万家附近。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那些孩子中有的死法跟周丝丝杀师案的死法一样。我们追查到的信息和搜寻到的贪官家的视频和照片资料对比,这两个老师不仅搜寻单亲家庭和缺少关爱的孩子,想法子刺激他们,让他们离家出走然后杀人夺取器官,她们还在孤儿院虐杀过很多孩子,她们有一次在孤儿院虐杀孩子的时候有几个孩子被迫看了全程……”

  “什么?!”刘京一个急刹车,猛然停住看着周凌。“那这几个孩子是……”

  “顾念和周丝丝,还有一个躺在手术台上被火烧……”

  “那为什么顾念他们……”

  “因为他们要被处理的第二天,樊鸠就带着警署探员找来了,所以逃过一劫,而高鸣,根据视频看他是想救顾念他们,可是被发现了踪迹。这段视频,被存在一个小内存卡里,贴在那个地下室照片墙的一张照片背面,由于照片太多,还有部分照片没有取用直接放入了档案袋,我也是研究案子时候取用档案袋才发现的。本来打算研究一下跟你说的,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顾念由于遭受很大打击所以忘却了那个时段的事,但是周丝丝却记得死死的……”李婴说道。“能给顾念那么大打击的,估计只有樊鸠说起的,那个阿宁。”

  “阿宁?就是那个只剩下骨灰的孩子?”

  “没错,具体的,就应该问问顾林了。”

  “顾林?”

  “我总觉得顾林有事情瞒着我们。”

  “为什么。”

  “她面对我们的时候过分冷静,又时时警惕,我有一个猜测,但要见到顾林我才能知道答案。”

  “那就拜托你了。”刘京说道。

  “如果知道到底当年的情况,就知道周丝丝最终目标是谁,我们也就能抓住那个元凶了。”

  “我们会继续顺着视频和犯人给的线索追查下去,你就去查当年情况如何吧。”刘京重新启动了车子,回到了警局。

  此时,躺在地铺的白杉,看着手机上匿名发来的短信,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理疗室的门缓缓拉开,顾林轻揉了一下手腕,坐下,看着窗外的李婴。

  “我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顾林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说道。“万远已经跟我说过了。”

  “你知道现在顾念是什么情况吧。”李婴泡了一杯茶,摆到她面前。

  “我知道。”顾念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你想知道些什么。”

  “阿宁和顾念的关系。”李婴也喝了口茶。

  “地下室杀人案,墙上挂着的都是已经死了的孩子,可为什么顾念的照片也在上面,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

  “你早就猜出来了,对吧。”顾林冷眼看着李婴。

  “她们是双胞胎?”

  “你不是知道了吗。”顾林放下杯子直视他。

  “那,现在的,到底是阿念还是阿宁。”李婴挑了挑眉,询问。

  “她既是阿念,也是阿宁,她是在为了两个人活着。”顾林依靠在沙发靠背上。

  “你是怎么发现的。”李婴问道。

  “阿念有一张不知道哪里来的胶片,我趁着阿念睡着之后偷偷看过,两个人虽然相似,但也不是没有不同之处。”顾林叹了口气。“万远曾跟我聊过,婆婆告诉他们说,阿宁爱闹,而阿念喜静,所以很好辨别。”

  “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我觉得那个院长的儿子很有问题。”

  “?”

  “阿念恢复了记忆之后,提到院长时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情绪,但是一听到樊鸠去找了那个人就心情很烦躁。还有院长写给婆婆的信,也很能说明问题。”顾林也有些疑惑。“她的厌恶情绪仿佛是下意识的,虽然她之后努力不让我发现,但这种反应让我觉得不正常。所以很可能是院长不愿意在做,但是她儿子却不肯放手。”

  “我明白了,谢谢你。”李婴突然想起来那些信件,心中明了。

  “不客气,那我就先走了。”顾林冲着若有所思的李婴摆了摆手,离开了。

  顾林在回去的路上想起那张被她毁掉的纸,不由得担心起来,虽然没对他人说过,但是自己也要尽早让万远他们做好准备了。

  不久之后,李婴给刘京打了电话,告知了他这些情况。

  “你先回来吧,莫宇那边有消息了。”刘京听了他说的情况说道。

  刘京挂了电话之后,立刻把王子华和赵阳叫来,让他们带领一队人去监看院长后代——吴栖和吴依依父女,没多久,就发现了他们有跟黑社会来往的踪迹,而且发现了想要撞顾念的人和相关威胁照片。

  “他们果然不简单。”周凌接到王子华回报之后说。“看来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你是说老院长为了维护儿子才……”

  “没错,她为了维护儿子和孙女才把所有罪行都担下,线索也都引向自己。但又心生愧疚,才杀了那个人让他跪在照片前赎罪?”李婴问道。

  “应该是如此。”

  “让王子华他们掌握证据后立刻下手,尽量不要惊动别人。”刘京跟周凌交代到。

  “我明白了。”

  另一方面,万家,顾念听着同学将今天的课和相关作业讲给她,万父万母把点心送入房间。

  “孩子们,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

  “谢谢伯母。”那个女孩笑着说。

  这时候,突然一块带火的小罐子打破窗子砸了进来,罐子扔进来就碎了,火苗立刻就蹿了起来。

  “伯母,快闪开!”

  那个女孩把送来的茶水全倒在火苗上,然后把花瓶的插花拿掉把花瓶里的水也立刻倒在上面,火苗终于熄灭了。女孩做完这些,抱着脸色煞白的顾念瘫坐在地上,头发都垂了下来,看不清表情。

  “快报官。”万母的叫声引来了万远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说。

  白杉闻声赶过来,见状立刻下手帮忙,眼神却无比阴暗。黑暗里,一个女孩望着灯火通明的万家,怨恨的擦着手上的污渍,转身顺着一条小巷子跑了,她身后,两个探员紧紧的不着痕迹的跟着。

  夜色朦胧。


『烤糊的527』
啊!!!!!!
感觉自己像在一个大大的低温烤箱
我是一个摊地平乎乎的猪排
在咕噜咕噜缓慢渗出油油
一个个大大的汗珠刚露出头来
咻咻咻就蒸破了
留下一个湿哒哒哒的印印
热死惹~
秋老虎为什么不是纸老虎!
生气。(メ`ロ´)

『胖嘟嘟的334』

夏天来过惹,
胖难道不是不可避免的嘛,
真不是我想胖的哦~
是夏天的汗珠珠太多,
把我泡发惹~

(才不是因为烧烤火锅可乐奶茶冰淇淋……)

夜露稠,寒水舟。
汩自流,巍无垢。
月销愁,甲霜厚。
君子忧,战何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