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第30章 破云见日



  黑影刚要开枪的一瞬间,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举起来一根钢管狠狠砸了下去……

  “阿绸,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咱们得赶紧离开,他估计已经狗急跳墙了。”

  是桐,他挂了电话,把这个人的枪小心包了起来背在身上,又把人拖到一个地下井旁,给他扔了进去,里面钢管水管纵横,人们只会觉得他是失足掉进去摔到头死亡的,而不会怀疑到其他。赶紧回去找到小淮,让她收拾东西,自己背上高鸣,让阿绸拿上必备药品,连夜离开了。

  “什么?!让他们跑了?!”男子挂了电话,赫然就是院长那个见了樊鸠唯唯诺诺的儿子。

  “父亲,怎么了?”

  “让他们跑了!”男子恶狠狠的在沙发上坐下。

  “……他们能跑,可有一个人,她跑不了。”他的女儿想了以下立刻说。“她不安全了,你还发愁他们不露面吗。”

  “依依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我这就让他们去办。”男子听了抚掌一笑,然后立刻让人去办了。

  “刘京!”李婴接了万远的电话后冲进了刘京的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

  “顾念当街被人追杀,而且连日收到了附有恐怖照片的信件,都是当年孤儿院惨死的孩子的样子。”

  “你叫上周凌,咱们马上去一趟万家。”

  “好,我马上去。”

  不足一刻,他们就抵达了万家。

  “什么情况。”李婴进去直接问万远。

  “今天小念放学,跟同学一起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辆车,他们班同学把小念拉到一旁,只刮伤了手臂说,可那车一次撞不成,居然还再次撞过来,幸好有她的同学反应快。”樊鸠压抑着恨意说。“小念这几天接连不断收到恐怖信件,她同学不放心她才有几个男生陪着她一起走,要不是这样,指不定出什么事儿。”

  “能把信件交给我们吗。”周凌询问。

  “可以。”

  万远把顾念同学收起来没让小念看到的信件交给了刘京和周凌,周凌看着血淋淋的照片便觉得心火烧起,对和郑严讨论的可能有了进一步推测。这些孩子死法各异,但是却和周丝丝他们所杀的人除了数字玄机之外,有很多相似的杀人手法,只不过,这些孩子脏器已经不在了……

  “周凌?”刘京看出周凌已经知道些什么。

  “等我回局里再跟你说。”周凌冲他使了个眼色。“你们在家注意安全,我觉得那些人肯定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们想要通过顾念找到周丝丝。”

  “你们能抓到凶手吗?!”白杉厉声问道。

  楼上下来了三四个年轻人,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们。

  “他们是小念的同学。”万远小声解释。“他们放心不下小念,就一起跟回来了。”

  “你们放心,我们会全力追查的。”刘京正襟危坐,严肃回答。

  “你们最好说到做到。”白杉说道,死死的攥着拳头,指甲几乎刺伤了手心,他转向万父万母敬重的说。“请你们暂时不要让小念上学,学校也不安全,我们会轮流来给她补课的,你们不用担心她的学业。”

  “谢谢你们。”樊鸠轻轻搂住一个来安慰她的女孩子。

  “她是我们大家的妹妹,我们怎么可能让他们伤害到她。”白杉咬牙切齿的说。

  刚刚顾念几乎对他们和盘托出自己为何被追杀,但顾念还是隐藏了自己和阿绸的联系,只是说了过往,但仅仅是如此就够让这群正青春的孩子气愤,可白杉内心几乎被痛苦淹没,他错怪了阿念,只字片语他终于知道为何阿念那要果决的让他走,终于知道了他们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显得惊慌和愤恨。

  “孩子们,真的谢谢你们,天也晚了,你们住下吧。”万父万母有些感动的看着他们。

  “也好,那我们就叨扰了。”领头的女孩是班长,低头询问了一下大家,便同意了。

  万父万母领着他们去给家里打电话和安排房间,刘京他们也告辞了,但是周凌却安排了几个探员守在万家附近。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那些孩子中有的死法跟周丝丝杀师案的死法一样。我们追查到的信息和搜寻到的贪官家的视频和照片资料对比,这两个老师不仅搜寻单亲家庭和缺少关爱的孩子,想法子刺激他们,让他们离家出走然后杀人夺取器官,她们还在孤儿院虐杀过很多孩子,她们有一次在孤儿院虐杀孩子的时候有几个孩子被迫看了全程……”

  “什么?!”刘京一个急刹车,猛然停住看着周凌。“那这几个孩子是……”

  “顾念和周丝丝,还有一个躺在手术台上被火烧……”

  “那为什么顾念他们……”

  “因为他们要被处理的第二天,樊鸠就带着警署探员找来了,所以逃过一劫,而高鸣,根据视频看他是想救顾念他们,可是被发现了踪迹。这段视频,被存在一个小内存卡里,贴在那个地下室照片墙的一张照片背面,由于照片太多,还有部分照片没有取用直接放入了档案袋,我也是研究案子时候取用档案袋才发现的。本来打算研究一下跟你说的,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顾念由于遭受很大打击所以忘却了那个时段的事,但是周丝丝却记得死死的……”李婴说道。“能给顾念那么大打击的,估计只有樊鸠说起的,那个阿宁。”

  “阿宁?就是那个只剩下骨灰的孩子?”

  “没错,具体的,就应该问问顾林了。”

  “顾林?”

  “我总觉得顾林有事情瞒着我们。”

  “为什么。”

  “她面对我们的时候过分冷静,又时时警惕,我有一个猜测,但要见到顾林我才能知道答案。”

  “那就拜托你了。”刘京说道。

  “如果知道到底当年的情况,就知道周丝丝最终目标是谁,我们也就能抓住那个元凶了。”

  “我们会继续顺着视频和犯人给的线索追查下去,你就去查当年情况如何吧。”刘京重新启动了车子,回到了警局。

  此时,躺在地铺的白杉,看着手机上匿名发来的短信,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理疗室的门缓缓拉开,顾林轻揉了一下手腕,坐下,看着窗外的李婴。

  “我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顾林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说道。“万远已经跟我说过了。”

  “你知道现在顾念是什么情况吧。”李婴泡了一杯茶,摆到她面前。

  “我知道。”顾念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你想知道些什么。”

  “阿宁和顾念的关系。”李婴也喝了口茶。

  “地下室杀人案,墙上挂着的都是已经死了的孩子,可为什么顾念的照片也在上面,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

  “你早就猜出来了,对吧。”顾林冷眼看着李婴。

  “她们是双胞胎?”

  “你不是知道了吗。”顾林放下杯子直视他。

  “那,现在的,到底是阿念还是阿宁。”李婴挑了挑眉,询问。

  “她既是阿念,也是阿宁,她是在为了两个人活着。”顾林依靠在沙发靠背上。

  “你是怎么发现的。”李婴问道。

  “阿念有一张不知道哪里来的胶片,我趁着阿念睡着之后偷偷看过,两个人虽然相似,但也不是没有不同之处。”顾林叹了口气。“万远曾跟我聊过,婆婆告诉他们说,阿宁爱闹,而阿念喜静,所以很好辨别。”

  “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我觉得那个院长的儿子很有问题。”

  “?”

  “阿念恢复了记忆之后,提到院长时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情绪,但是一听到樊鸠去找了那个人就心情很烦躁。还有院长写给婆婆的信,也很能说明问题。”顾林也有些疑惑。“她的厌恶情绪仿佛是下意识的,虽然她之后努力不让我发现,但这种反应让我觉得不正常。所以很可能是院长不愿意在做,但是她儿子却不肯放手。”

  “我明白了,谢谢你。”李婴突然想起来那些信件,心中明了。

  “不客气,那我就先走了。”顾林冲着若有所思的李婴摆了摆手,离开了。

  顾林在回去的路上想起那张被她毁掉的纸,不由得担心起来,虽然没对他人说过,但是自己也要尽早让万远他们做好准备了。

  不久之后,李婴给刘京打了电话,告知了他这些情况。

  “你先回来吧,莫宇那边有消息了。”刘京听了他说的情况说道。

  刘京挂了电话之后,立刻把王子华和赵阳叫来,让他们带领一队人去监看院长后代——吴栖和吴依依父女,没多久,就发现了他们有跟黑社会来往的踪迹,而且发现了想要撞顾念的人和相关威胁照片。

  “他们果然不简单。”周凌接到王子华回报之后说。“看来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你是说老院长为了维护儿子才……”

  “没错,她为了维护儿子和孙女才把所有罪行都担下,线索也都引向自己。但又心生愧疚,才杀了那个人让他跪在照片前赎罪?”李婴问道。

  “应该是如此。”

  “让王子华他们掌握证据后立刻下手,尽量不要惊动别人。”刘京跟周凌交代到。

  “我明白了。”

  另一方面,万家,顾念听着同学将今天的课和相关作业讲给她,万父万母把点心送入房间。

  “孩子们,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

  “谢谢伯母。”那个女孩笑着说。

  这时候,突然一块带火的小罐子打破窗子砸了进来,罐子扔进来就碎了,火苗立刻就蹿了起来。

  “伯母,快闪开!”

  那个女孩把送来的茶水全倒在火苗上,然后把花瓶的插花拿掉把花瓶里的水也立刻倒在上面,火苗终于熄灭了。女孩做完这些,抱着脸色煞白的顾念瘫坐在地上,头发都垂了下来,看不清表情。

  “快报官。”万母的叫声引来了万远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说。

  白杉闻声赶过来,见状立刻下手帮忙,眼神却无比阴暗。黑暗里,一个女孩望着灯火通明的万家,怨恨的擦着手上的污渍,转身顺着一条小巷子跑了,她身后,两个探员紧紧的不着痕迹的跟着。

  夜色朦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