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第31章 善恶有报



  “爸,那个小丫头失手了,而且还被盯上了。”吴依依接了一个电话,听着那头的报告,跟吴栖说。

  “既然如此没用,那就让他们处理了吧。”吴栖毫不在意的说。

  吴依依将话传达了过去,随后听见一声枪响,她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依依,咱们可能要换一个地方了。”吴栖看她挂了电话,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缝隙看着楼下好几天都没有挪动的车子。

  “难不成……”

  吴依依有些阴冷的看着她爸,见她爸点了点头,便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久之后,屋子里的书架向两边拉开,从书架后面打开了一扇门,一个男子恭敬的冲着他们行了一个礼,侧身让他们进来。

  等二人进入后,那个男子拎着汽油桶将所有地方都淋上,而后退回到书架这里,打开门,掏出打火机将汽油点燃,瞬间退回到门内,书架也和上了。

  “着火啦!!!”

  在楼下守着的探员看着着火的那间屋子,不正是目标任务的家吗,立刻拿出呼叫机一边报告总部,一边让队员立刻拨打火防署电话,随后带领着队员上楼疏散群众。

  在另一角落看着这一切的吴家父女,不屑的一笑,上了那个放过男子开过来的车。

  “老大咱们去哪。”

  “就去威帮吧,我为他们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现在他们把钱拿了,就想把我踢出去,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吴栖沉声说,阴毒的眼神望向窗外,他也猜到为何帮派知道探员已经在看着他却没有任何行动,不禁冷冷一笑。

  另一方面,两名探员看着被枪杀在自己面前的女孩,立刻上前查看,发现是一枪毙命,再无生还可能了,便立即回报局里。

  莫宇正将情况汇报给刘京,派人去老图那儿联系的人经过审讯正是吴栖的人,可刘京已经得知吴栖已经逃跑没了踪迹,如今那女孩死了,也断了能找到吴栖的线索,这让刘京心中闷了一团怒火无处发泄。李婴在一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

  “你怎么了?”莫宇发现了,问道。

  “我想起一件事,关于顾念,当初的樊鹘。”李婴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吗,坐下说。”刘京将他拉到小会议室。

  “是顾念的日记,和当初高鸣说的话。”李婴说道,“高鸣在那时候说过,报复,记恨才是真相。而在顾念当初的日记中,不止一次提到了如果她在,如果这个她不是顾念姐姐樊鸠的话,便很有可能是她的双胞胎姐妹,已经死去的阿宁。”

  “顾念想念她不是很正常吗。”莫宇也想了起来,疑惑得问。

  “可是,她有一段日记上写到,『如果当初不是我多好』,我们当初以为她想的都是如果当初火灾出事没受伤的不是她就好了,可是现在看来,可能她想的是当初活下来的不是她而是阿宁就好了,估计那时候,她能记起一点阿宁已经死了的片段,她那时候情绪崩溃到自残,估计就是这一点残存的记忆折磨的。但之后,割腕自杀未遂,其日记里便再也没有出现了她,估计那时候她的大脑有一次受到了强烈刺激,再一次忘却了曾经的事。而且,她有一句,『我早就没了理智』,高中那段时期她被排斥,在想起来一些也未可知,这些造成她的记忆混乱,还有那次在监狱里,她说有人杀人,而且最后说的是死了,真好,如果双胞胎真有联系的话,顾念那时候说的死了真好很可能是阿宁被折磨,觉得早点死才会解脱,这个感受和记忆有可能会传达给顾念,也许……”

  李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东西总是让他抓不住,他努力回想顾念当初所有的情况,总觉得那是解开谜团的钥匙。

  “你是觉得,顾念和周丝丝他们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联系,而这个联系就藏在她的记忆里。”莫宇抓住了重点。

  “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刘京冷静的说。

  “是,是我没考虑周到。”李婴也觉得是自己太过着急了。

  而被他们惦念的周丝丝,此时出现在了孤儿院后山一处不易被人发现的木屋里,这是曾经是他们孤儿们共同的秘密,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里一切生活用品都有,估计是曾经故人为他们准备的。

  “邵长官,跟了一路了,要不要进来歇歇。”周丝丝一人将高鸣扶到这里,而淮和桐已经被她赶回领养家庭了,他们没几天就要出国,不必在跟她和这些事情掺和在一起。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邵烟走进来,检查了一下高鸣的伤发现已经处理完备,便放下了心。

  “我们只是想找回当初应该有的公道而已。”周丝丝微微一笑,目光却寒冷如冰。

  “可是如今,局里已经……”

  “已经开始调查抓捕了是吗,可是,等你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不,就算你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他踪迹的线索又要寻找到几何呢。”周丝丝嗤笑。

  “可是如果你要是能将……”邵烟想着她着急的说。

  “然后像当年一样,被高层压下?”周丝丝嘲笑的眼神更甚。“我不想再把赌注压在你们身上了。”

  周丝丝看着不知所措的邵烟,突然就心软了一下,她这个样子,真像当初的犯了错小心翼翼怕被发现的阿宁。

  “你走吧,被你同事发现,你会被牵连的。”周丝丝冲她摆了摆手,让她走。

  邵烟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失魂落魄的就走了。

  “就这么让她走,不会有什么问题吗。”一直闭眼的高鸣突然睁开眼问道。

  “她不会。”周丝丝不知道怎么的,便是如此相信。

   过了几天,顾念没有再收到那些血腥的邮件,也没有了突如其来的袭击,便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你们渴了吧,我去给你们买水。”顾念笑嘻嘻的给打完篮球的男生们递毛巾,然后对着领头的男生说。

  “好啦,去吧。”他拍了拍顾念的头,便让她去了。这个男生就是在顾念家出言维护她的白杉。

  顾念跑到小卖店,买了几瓶水,给店长钱的一瞬间,她将一个纸条混在钱里递了过去。白衫跟在她身后,原本是不放心她,却偶然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却什么也没说,笑着过来帮顾念搬水。

  不久之后,周丝丝收到了那张纸条,看完打了一个电话。

  “他已经在威帮了是吗,估计帮里老大很想除掉他们父女吧,你去给你上面出个主意,是这样……”

  不久之后,一场暴雨袭击了这个城市,夜色降临之后,在港口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他从雨衣里摸出一个东西,将其藏进了一个隐蔽的小仓库,在仓皇的雨幕中一根引线在一块临时架起的雨布下呲呲燃烧,而那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没过多长时间,一个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熊熊大火甚至在暴雨中也没有立即淹灭。

  “咱们对手帮居然指责是咱们炸毁了他们的货,真是不自量力。”一个彪汉坐在椅子上冷笑。“不过是一个小武器库和几十斤的毒品而已,什么时候,他们变得如此小气了。”

  “帮主,让我去跟他们谈判吧。”吴栖谄媚的说道。

  回到威帮吴栖整个人几乎是耀武扬威,各种插手帮内事物,总是和其他人针锋相对,很快就有人不满,设了个套让他闯了祸,导致帮内货物丢失,而后便被帮主以他年纪大了为由劝回来休养,不让插手帮内事物,实则是将他软禁了起来,本来精神矍铄一点不显老态的他现在有些狼狈不堪。

  “好吧,也是一点小事,你便去办了吧。”那高位上的汉子想起了下属给自己的提议,假装想了一下应允。“你们父女一起去吧,我看那丫头是个机灵孩子,带上也许能帮上你。”

  吴栖一想是如此,第二天便着急的带上女儿领了几个人,前往了谈判地点,可在他们走后不久,又有一个人带人跟着他们去了……

  “威帮就派你们这么两个人,是觉得你们能有解决这件事的能力,还是觉得我们很好打发?”一个男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把玩着一把枪,没有看他们,语气却咄咄逼人。

  “当然是觉得,对付你们,还不需要我们威帮耗费那么多人力,我们,足够了。”吴栖自顾自坐下,冷静的说。

  “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货物损失,你们却如此兴师动众,难道你们落海帮真的没落了,如此斤斤计较。”吴依依也嘲讽道。

  在不远处听着他们说的话的人,不禁嗤笑,还真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殊不知……

  听着他们逐渐激烈的讨论,男人觉得已经到了时机,便领着人,朝着谈判地点走去。

  “呦,这不是威帮座下的二堂主吗,怎么,你有何指教啊?”男人看见了来人,明捧暗讽。

  “我是来为了你们帮派的货物被毁一事。”二堂主微微一笑,眼睛却没有笑意,让人将吴栖父女围了起来。“老大吩咐说,这两个人,便是这件事的主谋,随意你们处置。”

  “二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栖突然慌乱,本想着他能将这件事处理而后重新受到重用,突来的变故让他隐隐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两个本就是本帮叛徒,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两帮往来。”二堂主并没有理会他们。

  “这是自然。”男人想了想,想到自家老大吩咐,还不到时机跟威帮翻脸,只要他们有些交代便好,便起身笑着和威帮二堂主握了手。

  “今日新闻,今日凌晨四点十七分,映江路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根据总署局的检验报告,这两人是被虐杀至此,周围也发现了聚众斗殴的械斗迹象,根据知情人指出,这很可能是一起黑帮的小型火拼,后续情况我们仍在继续跟进中……”

  带着口罩在超市买了一些吃食的周丝丝,看着超市电视上的报道,嘴角一勾。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一个店员边给周丝丝算账找钱边说。“这帮人,贩毒、抢劫什么不做啊,真的是报应……”

  接过零钱,周丝丝心情很好的在店员的讨论声中离开了便利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