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安能雕骨媚奴颜,怎折腰膝侍贵权。
佞幸乱朝山河裂,长剑当歌斩万奸!

一首打油~
莫与他人闲气生,
休与自己过不平。
波折困苦终昨日,
此后金福满屋庭。

去森林吧,
孱弱的蜉蝣栖在树梢上轻晃,
而后听到它吹嘘自己:根据相对论来讲,它已经使整棵大树动荡。

去森林吧,
秋天的落叶飞的慢慢悠悠,
就像是日光哭尽了分离的哀愁,
流淌了一地灿烂的轻忧。

去森林吧,
侠客刚刚才烫好一壶酒,
他挽起饱经风霜的衣袖,
会在草屋沐着黄昏的时侯,怀念江湖的快意恩仇。


风冽霜覆肤,
水寒伤马骨。
你背叛了故土,
尸身在风起处。
金戈铁马万里不顾,
关外杨笛春风不度。

等待



  风很大,又很冷,吹过时候,仿佛世界都瑟缩了一下。我很僵硬的抬起一只手,但是感觉仿佛关节不怎么听使唤,好像我占据的像是别人的身体,我使劲裹了裹大衣,而后突然一辆车急行过去,车灯晃过的一瞬间我才察觉另一只手手上柱着一根探路棒。

  我,是个瞎子,但是似乎能稍微模糊地看到一些,我折断了挡住了脸的树枝,动作摩挲。路边和周围高耸的树被吹的发出沉闷的声音,哗啦啦的。天色越发黑着个脸,但不下雨,就那么逐层下压的紧迫。

  我似乎在这路上等待一个人,像被什么拉扯似的。路上人影萧索,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我时不时紧抿下嘴唇,感觉自己快要腐朽却又坚持在冷夜里固执。忽然,有一个人扶住了被风吹的有些摇晃的我,那一瞬间我突然莫名的整个人都狂喜起来,激动的颤抖。我确定这个就是我等的人,可我却看不清他。但,不知什么告诉我,就是他一一我的等待的人。

  我们沉默的在路边待了一会儿,就不打算继续留在原地了,沿着路,向东走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是往哪里走。

  突然到了一个地方,我心里突兀的就知道,我们属于这里,是我记忆里的旧家。

  一个砖房,一个土坯房,有很大的院子,最外面是木制大门,去砖房还有个银色左开单门.小路过功种满了夜来香。

  我摸索着摸上那个人的眉眼,笑了,我们的周围都是很诡异的黑暗,而后他走去土坯房亮了一盏灯,然后回来跟着我推开铁门,打开砖房门,走进里面。

  我打开一个小台灯,坐在写字台那里,他把我的探路棍放到了一边,我感觉到屋里装饰很温馨,熟悉又疏离抗拒的陌生。

  过了一会儿,那个人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笔,一个本子。然后他很随意的打开一页,轻轻扶着我的手,放在本子上。

  “这里是第一行,想写什么就写吧。”

  我茫然的看着本子的方向,脑子一片空白,本来看的很模糊视线,不知怎么的,突然眼前一切清晰起来,可诡异的是本子上突然布满了字。

  都是我对一个人的自白,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有一些很模糊的印象,我似乎特别爱那个人,可字却似乎很调皮的乱动,我正要努力想看清那的人名字和其他内容,眼睛却像断了电一样陷入一片漆黑,连曾经仅存的模糊都没有了,永恒的黑暗。那个人也像鬼魁一样,忽的不见了。我仿佛失去了特别重要的东西,却丝毫想不起来。

  到底是谁。

  我头痛欲裂,却又失魂落魄抱着那个本子开始惊慌的大哭。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又站在了路边。

       风很大,又很冷,吹过时候,仿佛世界都瑟缩了一下。我很僵硬的抬起一只手,但是感觉仿佛关节不怎么听使唤,我似乎在这路上等一个人。

  


遍野黛荷,
云雾轻浅映疏影,
桃李春风,
雨夜沉峦酒酿淞。

沉凉入林风,
露冷霜华重。
胭染长寰夜,
归宵迎客淞。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遨游四海,潜沐昆仑。
化身为鸟,其名为鹏。
垂羽若云,霞雾蒸腾。

想开一个这样的书屋,叫不老。



  它铺着深棕色的榻榻米,有着深棕木的书架,全部都是矮矮不是很高的书架。整个书屋被书架分隔开四个较大的空间,空间中间有深棕木矮长桌,桌边是蒲团,给看书的人坐下看。留一个位置在里面,用屏风隔开,就是给自己的位置,可以画画、看书、练字。可以穿着汉服,或者大袍,一个可以慵懒的地方。

  我想这个书屋应该是会员制的,限制5~18岁,只留100个人,因为我不习惯人太多,吵。

       我想这一百个人每周都应该来三次以上,每个孩子都会有一个小本子,每次来盖上美丽的刻章。停留的久的人可以每个季节结束选一本自己最喜欢的书,将它带回家。

       我想门口会放上深棕色的柜子,有格子的那种。一百个格子,放他们的鞋子和毛巾,书包等。门口会放置大的洗手台,所有人进来放好东西,将手洗净了以后才能去看书。

       我想书屋里看着他们写作业,大的孩子要照顾小的孩子,岁月静好。

  我想每个孩子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要亲自签一份保证书,这份保证书会封好挂在他们的格子上,我想他们应该尊重承诺,和书屋一起守护契约。

       我想,这份契约应该是这样的。

  1、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若有事,请像小猫一样轻手轻脚的走到那个人身边轻轻说话,以免干扰到其他人的安静。

  2、尊重每一本书,每一个字,每一页纸,脏脏的东西不要染上白皙的书页。

  3、洗手时候,细水流,不溢出,不吵闹。

  4、小小的爪机,不要发出巨大的鸣叫,希望安安静静,和它小小的样子匹配一些。

  5、不允许在书屋里玩玩具,不允许嬉笑打闹。

  6、要对其他人保持尊重,待人礼貌,没事不要打扰其他人,尽量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实在有做不到的事可以请求大人的帮助。(孩子太小的话,大人可以陪同。)

  7、大的要懂得照顾一下小一些的孩子,不要对求助的孩子冷漠。

  8、书屋里的任何书不允许外借、外带。如果发现有人私自将书带走,有悔意者面壁思过以示惩戒。

        希望所有人质朴,希望所有孩子明白安静里的力量,希望文字不老,岁月安好。

  


路过蹲在路旁抽烟的农家汉。
经过荒弃得长出蒿草得土胚房。
越过断掉得防护栏。
进入城市,离开故园
大街上踉跄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打着电话匆匆穿行而去的外卖。
上了锈的广告牌。
一直不停的走。过去的再也不会相见。
所有的离开都因没告别而遗憾。
一路的郁郁葱葱,春夏秋冬
赤道拉住了那座城市的脚。
分明四季蒙住这座城市的眼。
所有发生过的事,都会渐渐布满尘埃。
抽过的骄子、中南海。
喝过得大理v8,雪花,天涯。
吃过的烤冷面、凉皮、麻辣串、街边烧烤。
那些迷恋过的味道
都随着那些年、那些背影。
不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