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双生

       小王子的城堡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书,很多都是随着银河掉落来的,还有一些,是路过的旅人留下来的。

       一天,蓝鲸偶然发现了一本印有城堡中的玫瑰花图案的书籍,他拿着书去问小王子,小王子也一脸茫然。

       两人坐在台阶上,翻开了这本散发着浅淡光晕的书籍。

       书的第一页,便写道。

       "神取各星之尘凝结汐荼之星"

       蓝鲸轻翻一页,为小王子读起。

      『汐荼元年前47年,神于潮汐漫过脚腕时感到心中一暖,两滴泪水伴随着他的微笑落入茶杯之间,琥珀色的茶液将其温暖的包裹了起来,不多时,泪水中的一颗开出一朵瑰丽的蔷薇,而另一颗化出一只深蓝的鱼,它们两相息憩,交绕缠绵。但顷刻间被化作飞鸟的神的使者不小心掠翻,它们便随着茶液淌进了时光里,碎裂成了诸星尘寰。

       神叹息着蕴情含温的两滴泪水,挥手从岁月之中寻回那泪水蕴凝成的双灵,而后取诸星之尘凝结汐茶之星,将双灵置于其间,让时光帮他们缓慢复原……』

       蓝鲸合上了书,垂首便望见小王子亮晶晶的双眼,恍若星尘,小王子轻轻一扑,便依偎进蓝鲸怀里,脸上绽放着笑颜。

       "原来我们是双生,终究会相携致远……"

       "是啊,生死契阔,是神馈赠给我们的最温柔的心愿。"

漂流瓶里的远方来信

       带着淡淡草药香的纸上,稚嫩但清秀的笔迹出现在小王子和蓝鲸眼前。
『To亲爱的外星人:
       亲爱的外星人,见字如面。
       此信来自于东方的仙女星云中一颗小小的粉色星球,叫浮樱,但它是一个马上就要溃散为宇宙的尘埃流入银河里的星星了,它曾芳华瑰丽,如今已满目疮痍,大家在将它伤害到极致后找到了适宜居住的星球,大家都在欢喜的准备搬进新的家园,但我很难过……
       我舍不得我亲手收拾的小院,舍不得深夜的琼海,舍不得晨起的微光,舍不得星空下的流萤虫息,舍不得一望无际的樱花林。
       我记得小时候院里青砖上的落雨,记得年少时脚下踩过的润泥,记得老人在老树下的乡歌,记得和发小用樱枝刻的镯铃,记得祭祀时树上垂满的浅草轻绸,记得远处放牧人悠远的笛声……
       我不希望它最初的模样会渐渐被我的乡人遗忘,或者,只留下苍白的史书文字而徒留在我们这一代的人的记忆里,而后就会随着岁月再也不能复现了……
        这就是我,写下这封漂流瓶的原因,希望未知的你能记得远方有这样一颗美丽的星星,虽然它已经消失在世界里,但它会被我一生铭记……
       亲爱的陌生人,愿你悲歌无可泣,远望即可归。
                               From浮樱的韶夏』

       小王子窝在蓝鲸怀里,感觉这轻飘飘的一封信,承载着万钧恳切和悲伤,蓝鲸安慰的抱着小王子,轻轻挥了挥手,一股温软如海般的灵力从他指尖淌出,裹挟那漂流瓶和信纸而起,漂流瓶和信纸融化在那股子润光中,小王子仰头看着蓝鲸笑了,伸出小手,而后一团暖金的光融了进去,两股灵光相交环着,汲取着其中的思念和记忆……
       一息之后,灵光如雾般散去,一个粉色的袖珍小星球从中溜了出来,它轻轻抖落残留的灵雾,便在流银湖上围着岛心慢慢兜转,永不止息。
       蓝鲸再次抱着小王子躺在荷叶上,银河依旧闪烁着碎钻般的流光,小小的浮樱星,慢悠悠的环绕着他们,陪伴他们进入梦乡。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带走无数苍茫。
      

银河里的漂流瓶

       汐茶星上有一个小小的岛,它在夜海里漂浮着,始终追逐着银河的轨迹,无论汐茶公转到何地,它都会在银河流淌的必经之处,慢悠悠的与银河相牵。

       它是一个漂浮的湖之岛,远远望去,只看到一汪银灿灿的湖水在海浪上缓慢的旋转,它在海面上留下的影子还散发着细碎着如钻石般的光芒来,小王子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流银。

       小王子在荷花开放的那一天,拉着蓝鲸摘下了一朵大大的荷叶,在银河最灿烂辉煌的时候,以荷叶为床在流银岛的湖上赏玩星光。银河似乎就在手掌上。

       忽然一个东西闪着光淌进小王子的怀里,冰凉的东西将半梦半醒的小王子吓了一跳。

       蓝鲸下意识的将小王子揽入怀中,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头,揉一揉他小小的耳垂,口中还轻声哄着。"不怕,不怕……"

       小王子清醒了过来,看了看怀中的东西,而后摇醒了蓝鲸。

       这是一个漂亮的漂流瓶,蓝鲸轻轻旋开瓶子的软木塞,一股草药的芬芳悠然从中飘散出来,小王子窝在蓝鲸盘起的腿上,伸出小手取出其中的浅草色的纸,慢慢展开……

山神

         深山部落里,有一个孩子询问着村里最年长的婆婆。

  “婆婆,山林里有什么。”孩子好奇的黑眼睛盯着山林的方向。

  “山里啊,有神。”婆婆慈爱的摸着孩子的发顶。

  “神是什么?”孩子闪亮亮的眼睛看向婆婆。

  “万物皆有灵。”婆婆耐心的回答。“当灵身心净尘而悟道,他便生出了明澈的智慧,便成了神。”

  “那神长什么样子呢。”孩子问。

  “万物为神,神为万物。也许他就是照在你身上的阳光,也许是深林的鹿,也许是山中多寿的古桐,也许是树叶上的露水,也许是我们脚下坚实的土地。他会在周围注视着我们,守护着我们。同样,他也注视、守护每一个生灵,每一寸土地……”婆婆脸上的皱纹,在阳光里似乎带着上古的智慧。

  “那神会记恨父兄他们进山打猎吗?”孩子有了一丝担忧。

  “不,那是我们活下去的资本,适量的打猎不会影响什么,神会维持自然的平衡。”婆婆温吞的解答。

  “什么是平衡?”孩子追问。

  “我们播种粮食,山林里长出植物,粮食、植物会被飞鸟、动物进食,动物又会被其他大动物捕猎,大动物会被我们打猎回来。这样,植物不会过分生长,动物不会数量过多,我们也能活下去。互不干扰,却深有联系。这就是平衡。”婆婆缓慢的讲述着道理。

  “那神会保佑我们吗?”孩子依偎进婆婆怀里。

  “会的,对一切怀有敬畏、尊重之心,就能得到神的庇佑。”婆婆摩挲着他的小身子回答道。

  过了很久,孩子长成了一个阳光的青年,婆婆也在很久之前去世了。村子里已经不再满足于打猎了,他们想要更多的土地来播种粮食,需要更多的捕猎来获得生存资本,年轻人们开始不满足现状,青年也同样。

  他和村子里的其他年轻人为了得到更多的猎物,大量围堵挖陷阱,动物,越来越少了。为了有好的住所和更多的,他们开始伐木,山林,渐渐荒芜了。

  终于有一天,当青年步入了中年,山林只剩下些小树存在在那里了,从远处看,仿佛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山峰。接着,便迎来了灾年。先是长达三个月的大旱,粮食几乎不能存活,只能勉强靠往年稀少的存粮度日,等到大旱终于过去了,又下了连月的大雨。山洪爆发了,洪水混着泥石顺着山峰滚向了村子……

  呼救、哭喊充斥了这个雨夜的夜晚。等到一切终于过去,大伤元气的村子,几乎分崩离析。幸存下来的人,埋葬了灾难中故去的亲友,忍下悲痛慢慢想着重建他们的家园。当年那个孩子,已经中年了的他,终于想起婆婆曾说过的话。平衡。平衡被他们打破了。一切都被他们破坏,生灵被他们践踏,这是神,对他们惩罚。他将想法讲给了幸存下来的村人,他不断游说,诉说着他们犯下的过错,村人也渐渐愧疚起来。

  他们开始植来树苗,养润土地,他们开始退耕还林,撤去陷阱……慢慢的树林回来了,渐渐的动物也回来了……

  当年的孩子,已经步入老年,这时候,山林又恢复到了它曾经郁郁葱葱、漫山青野的样子,只是有些树苗还略显纤细,但远远望去,仿佛这山、这林,从来没有改变过。而他,现在也已岁至耄耋,已经算得上是村子里的长老了。他已无法打猎,学会了缓慢的生活。每天给临近的树苗浇浇水,然后在午后,晒一晒阳光。

  “爷爷,爷爷。”一个孩子从远处跑过来。“你知道,山林里有什么吗?”

  “山林里啊。”他坐在摇椅上,仿佛在回忆,脸上的褶皱,在阳光里,似乎蕴含着上古的智慧。

  “有神。”

  ……

厮守

    一只深海的鲸鱼喜欢上了每日掠过海面的飞鸟。他喜欢飞鸟洁白无暇的羽毛和红艳的喙,喜欢飞鸟阳光下小小的敏捷的身影和欢悦的歌声。

       他每日等待着飞鸟从陆地飞过来,他会露出一点脊背让她误以为是陆地而短暂休息,只是那一点点微小的碰触他都会觉得快乐,有时甚至能听到她的歌声,充满希望和憧憬的声响。

       终于有一天,他向飞鸟表白了,知道语言不通,他用了深海的一颗珍珠用尖利的小石头耐心又小心翼翼的刻上爱心的痕迹,他知道自身的笨拙与庞大,生怕一个不小心珍珠便灰飞烟灭。终于他将珍珠献给了飞鸟。

  飞鸟其实也爱他,喜欢他深蓝色的脊背和漆黑专注的眼睛,喜欢他温柔的低喃和轻缓的温和的游动。她收到珍珠的那一瞬间便知晓了他简单笨拙的心,他们将珍珠还给深海,永久留存,飞鸟将她身上最美的一根翎羽和珍珠一起留在了深海里。

  他们相爱了吧,是的,他们语言不通,只能彼此眷恋对方深情的眼睛。可他们不能长久的在一起,就像日与月,就像水与火。飞鸟入水会溺亡,鲸鱼奔陆会搁浅,所以他们只能每次海面进行短暂的相见,鲸鱼从深海浮出水面,飞鸟从陆地飞来海洋。鲸鱼露出脊背让她停靠,飞鸟用歌声让他倾听。他们都生怕有一天,一方厌倦了这种见面的短暂与辛苦,就再也找不到彼此。他们只能珍惜每一次见面,都像是没有明天。

  传说,看见鲲化为鹏的瞬间,就能获得祝愿与幸福。可鲲鹏究竟从何处来,去往何处,谁都无从知晓。传说里,有个地方叫归墟,传说其位于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归虚下有通灵地﹐广利中含济物功,鲲从其底中而生,从东海而出,卧成卵,卵于东海底部而育,九九八十一天后迎清晨第一缕阳光而破,生而为鹏。鹏振翅于天,泯于昆仑。而后再于归墟而生,生生世世的轮回。

  鲸鱼与飞鸟许下相濡以沫的约定,只为了相守,抛下所有一起寻找那渺茫的传说。春夏秋冬,风花雨雪,不知度过了多少年,也不知道他们在东海寻找了多少年,飞鸟渐渐老去,鲸鱼渐渐疲倦,他们知道彼此都将大限。鲸鱼缓慢的从水中露出脊背,让飞鸟休憩,飞鸟的嗓音已然沙哑,可依旧为鲸鱼用情高歌。飞鸟专心而唱,鲸鱼倾耳而听。他们都要死了,月光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圣洁的光影。他们彼此注视着,这也算是相望相守了一辈子了吧。飞鸟紧贴在鲸鱼背上,鲸鱼深深注视着飞鸟的眼睛。他们慢慢随着海浪,下沉……

  时间缓缓的流逝,他们尸骨随着海流终是汇入了归墟,鲛人食尽了他们的骨肉,泣泪成珠。珠子在海底积聚,缓慢的成型,沧海桑田,白云苍狗,珠泪生灵,鲲从中孕育而出,前往东海,化身为鹏,泯于昆仑。

  他们,将厮守终生。

白日烟火

       汐茶星上,有群朝生暮死的风之精灵,它们每一天都会沿着汐茶的赤道飞行而去。它们于每天朝时在夜海最黑的地方诞生,而后沿着汐茶的赤道奔向启灵星温厚的光,最后在暮时泯灭在围绕着汐茶星的轻薄大气里。

       它们在冲向大气的一瞬间,半透明的清绿色的身体如同一个小小的烟花,在澄红色的天空中绽放,燃烬的浅色颗粒坠落在地上,会生出一朵朵透明的水晶花来。

       小王子牵着蓝鲸,躺在灵力化做的浅灰色云朵上,云朵轻飘飘地浮在这片土地上空,生怕将那些脆弱的水晶花碰碎了。

       小王子望着这一切,很长时间都在沉默,这场飞蛾扑火般以命燃烧的绚烂烟火,小王子孤身一人时从来不敢来看的,这样生命到极致的挥霍,大过瑰丽,也太过惨烈了。

       "我有着长长久久的生命,所以始终不敢面对这样的景色,仿佛我身边的一切都会如此短暂的停留,然后从我生命里消散,只有我像一条河一般永远在流淌,永不止息,我害怕这种感觉,它让我感觉深陷在孤单里。"小王子转身埋进蓝鲸怀里,一滴热泪坠落下去,将他们身下的云朵一小块灼起一小缕细细的水蒸汽。

       "我会永远陪伴你的,我会与你一起生活,我会与你行止无阂,一辈子。"蓝鲸安抚的轻拍小王子的瘦小脊背,郑重的许诺。

       天空秀丽的烟火,围绕着他们身周坠落,他们身下的云朵上,也渐渐开满了花朵。

朝星葵

夜海中,生长出一株细小的朝星葵~


它细小如蒲公英般柔弱的根须,微微拢住一小块海水,随潮汐流浪在夜海中。


它举自己小小的花苞面朝着一颗闪烁着的温橙色光芒的星星,星星名为流萤。流萤在夜海长岸正前方,它在不久之前刚刚安家在启灵星系,与汐茶星比邻而居。


流萤是一颗blingbling的星星,周围游动着许多零星的萤火星屑,像是薄纱般将流萤拥在其中,这轻薄如细沙般的星屑,让流萤在星空中温柔的闪着的细碎光亮。


小小的朝星葵就执著的举着自己的小花苞遥望着流萤,每月朔日,萤火星屑就会有一缕像是被吸引一般缓缓穿过汐茶星的气层云雾,缠绕在小葵花的枝叶,盘距在小葵花的花苞四周,就像是包裹着流萤星,直到朝星葵渐渐将星屑慢慢吸取完毕。


汐茶历577年,杪夏,凉时。


小王子从蓝鲸怀中惊醒,迷糊中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小船的篷中走出,望着流萤星,它恍如上古遗诗中的月色,如佼人僚兮,璨若佳人。


而后小王子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小王子微笑着回头,吻了吻蓝鲸的眼睛。


"流萤若月……今夜月色真美。"


蓝鲸闻言笑了,将他团在怀中。


"但你的眼睛更美,像淌满了流萤般的月色。"


小王子低下了头,从夜海中轻轻捧起朝星葵,它已经开放,散发着温润的橙光,如流萤星一样。


小王子将它捧到蓝鲸手中,小手和他一起收拢,耳 尖微微泛红。


"今夜月色真美……"


烛火与月光

夜海中,蓝鲸用衣衫轻拢着小王子。


小王子笑着用头蹭了蹭蓝鲸的肩颈,小船晃晃悠悠在浩渺星空下随着海风飘动。


小王子从蓝鲸怀中探出一只小手,拎起放在船边的小灯,他抖了抖小手,将一道灵光轻轻弹入灯芯中,灯光中的烛火闪烁了一下,远远照射到夜空中去。


空中的尘埃,顺着灯火照向星火的光柱,慢慢向远方浮游,灯火像通往其他星光的阶梯,天空被光照亮的那一小小的见方的一块儿地方,从浓重深蓝色近乎黑的天幕里沁出了稍微浅淡一点儿的颜色。


"你说,其他的地方,会不会像我一样,也拿着灯向着星光。"小王子看着蓝鲸,眼睛闪烁有星光。


"也许会吧,也许,他还会随光而来。"蓝鲸将下巴搭在小王子的发顶之上。"来探望探望,是谁的灯火,就旅途点亮。"


星光与灯火交相辉映着,光柱倒映在海面之上,橙黄色的烛火之光铺洒在夜海之上,像极了小王子读过的关于月色与星光的诗词,"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小王子又挥了挥手,灵力便托举小灯从他的手中飞出,围绕着小船,像是卫星一样,灯火扫过岛屿,丛林,岸上的林海,草木和夜来香。


"其实书中,还有一句话,与今日很像。"蓝鲸轻轻抚过小王子的面庞,额头抵着小王子的额头。"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你是我此生最美的篇章。"


小王子笑着钻进了蓝鲸的衣怀,星幕之下,两人身影相重,夜海上,熠熠波光……


你是温柔的馈赠

       小王子的笑眼如同盛满繁星,他调皮的攀上了脊背,再次蒙上了蓝鲸的眼睛……


      "这一次,是关于我与你……"


       那是玫瑰诞生前的汐茶星,整个星球一片荒芜,黑海包裹着启灵星照耀下分裂的焦土,漫野顽石,荆棘遍布。蓝鲸似乎听见了这个星球沉重的叹息,而后黑海中蒸腾起浅淡的雾气,最大的一块焦土被笼罩在了其中,荆棘轻轻的开裂、集聚,一朵云从其中缓慢成型而生起,在天空中旋转,无数如萤火的光点如雨般溅落而去……


       焦土变成了各有风情的陆地和岛屿,还缓缓生长出花朵、森林,朝生夜死的花精灵,黑海变成深蓝,充斥了温柔的生灵,雾气腾起,变成了一层大气,从此启灵星光变得暖和柔软起来……


       云朵最后落下了一抹很大的萤火投进了夜海里,而后跌落进了荆棘丛,变成一株玫瑰,让小王子从中衍生,而落下的那一抹萤火变成了深海的蓝鲸。


       "原来我在一直等待遇见你,我的小王子……"蓝鲸睁开眼,将小王子从后背抱进怀里,贴着他的颈窝亲昵的私语。"原来我是你的半身,是你在海中的倒影……"


       "不,不是的……"小王子抱住他的脖子,头抵着蓝鲸的蓝鲸的额头,深深望进他深蓝的瞳孔,笑眯了眼睛。"我是汐茶寂寞的衍生,而你,是她给予我的温柔馈赠。"


有你才最好

       小王子轻轻用額头和蓝鲸相抵,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带你去看,我出生时的样子。”


       蓝鲸眼睛笑的的眯成了一条线,轻轻的点了点头,手慢慢的抚摸上小王子害羞低垂的眼眸。  


       小王子伸出两只小手,盖上蓝鲸温暖的眼睛,蓝鲸的睫毛轻扫过小王子的掌心,让他怕痒的收手,小王子拉起蓝鲸的手,缓缓走进巨大的玫瑰中。


       那时候的玫瑰幼小,生长在旷野里,拥有着万物生长的魔力,是安抚着整个汐茶星的生机。

那时的玫瑰只是个柔嫩的花苞,光和影幻化成蝴蝶,如同飞萤扑火,翩翩的汇聚在玫瑰花苞里,花苞缓慢的开始开启,一个透明的蜷缩的孩子从花蕊中伸展了身体,睁开了眼睛,灿若繁星。


       光蝶汇成了他的骨骼,影蝶凝结了他的血与皮,他伸出纤细的脚踝,踏上土地,那一瞬间光影蝶汇聚成琉璃,搭建起了城堡,白色的火焰是他灵魂的刻记。玫瑰是他的心脏,是他的另一个身体。

……


       蓝鲸用手指描绘着小王子曾经稚嫩的样子,而后望着身旁,眼睛亮晶晶的小王子,牵着他的手紧了紧。


“现在的你,最好。”

“有你的我才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