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恒星的湮灭十四

『失光恒星』

    她不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她为了分班绝食了三天,却没有改变最后的结果。

  她进了理班以后,她就选择了接受这个结果,勉强自己就算不喜欢,也要坚持下去,我每天看吃饭时间她还埋在那堆公式草纸里头,我就觉得莫名有些心酸。

  可她在其他科目上都算的上是优秀,甚至有些想法,简洁到老师都没有想到,她也许是真的适合理科吧,但唯独英语,她的努力却永远没有让鲜红的刺目的分数爬上及格线,反而适得其反,分数一次比一次往下滑。

  最开始,还是六、七十分的样子,经过一次次的考试,慢慢的,她的英语成绩下滑到五、六十,最后停留在四、五十分。

  她下课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每每想去找她出来时,总是十次有八次会看到她在班里对着英语书皱眉和发呆,也常看到每每考试后的家长会,会看到她母亲在走廊拐角,尽力的压低声音的训斥,但依旧是聒噪的让人心烦,平时美艳的面孔因此变得有些扭曲。

  我想我是知道她的,她其实是一个对不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会想要去坚持的人,害怕麻烦,害怕自己为难,就像是英语,就像是不喜欢的人,她其实是连最基本的敷衍都不愿意的人,但是为了获得家里的认同和注视,让她不断勉强自己在英语上挣扎努力,而后无奈的徒劳无功的坚持下去。

  她每次看到我,还是灿烂的样子,阳光,可爱,像一个小向日葵,像一个发光的恒星,可是我却察觉到她身上,逐渐变浓的香烟味道,她又开始抽烟了,可她没有让我发现过,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时候抽的。

  她说她妈妈这次是为了她好吧,毕竟高考很重要,英语比分大,是为了她未来考虑的吧,可是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笑容里却有着深深的迷茫和逐渐累积起来的失望,可是她的这种自我安慰式的慰藉没过多久就被完全推翻。

  她那天淋了雨,受了风,晚课之前就发起了高烧来,我陪她去医务室拿药,医生看她状态实在不好,就建议联系家长去医院好好治疗,然后我就陪她去找老师,找老师借手机让她给家里打电话,让人来接她回家,可是我没想到,那通电话,没有让她得到安慰,而是……

  “你不会是装病吧,坚持一下,别小题大做,不要耽误上课……你这性子改改,别总想着怎么不上课行不行,别浪费时间,花钱供你读书你能不能弄出个样子来,花钱在你身上,还不如我干点别的,这么个废物,装的病病歪歪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听着那些话,表情由一种微微的期待,逐渐变得没有任何表情的冷然,她那张被高烧烧的通红的脸,逐渐变得越来越惨白。

  她的班主任晴老师和我的班主任晏老师是夫妻,他们孩子已经上大学了,对于孩子的疼爱全都转移到了学生身上,对于孩子有下意识的疼惜,看这情况,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同时皱了眉,显然是听见了那些话,她母亲说的很大声,尖锐刺耳的实在难听。

  她班主任没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好看,虽然面对夏天时候,努力缓和了一些,她只是伸手,示意夏天将手机给她,而后接过来就很严肃的说了情况,而后就忍不住带着隐晦的指责。

  “谢谢老师,那她想回来就回来吧,这个时候也应该有公交车,她自己能回来,让她自己回来吧。”

  “这样吧夏天家长,我看你们家长也没什么时间,你们可不可以考虑一下,让夏天寄宿在老师家里,老师对孩子了解多,会更好的照顾到她的。”她班主任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用力到发白,面色也变得铁青。

  “她可以自己生活的,就不用了,谢谢老师的这份关心了,我们家也不打算出这份多余的钱……”

  “那今天让她留在我这边吧,孩子生病需要照顾,你们应该是没时间了……”

  “阿,那就拜托老师了。”势利的语气,仿佛像是占了便宜的得意洋洋,和认为老师之前提议是为了赚钱和自己一样势利的轻微鄙夷。

  她母亲刚说完,她班主任就气的摔了电话。

  老师丈夫,也就是我班主任,也是面色不愉。

  “老公,车钥匙给我,你今天帮我们班看一下晚课,我领着这孩子先去医院。”她班主任边收拾,边嘱咐她老公,拿了车钥匙之后,拉着夏天的手,说。“夏天,你家长有事,老师带你看病好吗。”

  我老师看着她们,递过夏天班主任的包包,看着夏天的病态的脸。“你领孩子打一针吧,打完针领回去记得给煮点粥。”

  夏天班主任点了点头,而后冲我笑了一下。“她书包你先帮忙收一下吧。”

  夏天就被她班主任开车带走了。

  我刚要离开的时候,被老师叫住,我隐约察觉到,他似乎是想问夏天的事情,他迟疑了一会儿,果真是问了。

  “那个,夏天的家长,一直是这样的吗?”

  “恩……”

  我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将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老师他听过之后,气的额头都显出青筋来,他挥了挥手,让我去帮夏天收拾书包,而他自己坐在座位上久久不语。

  我知道他的无奈,我也无奈过,充满了气愤,却无力改变无可奈何。

  而后很多次,夏天都在重复的经历着,她也不再期待,会的笑着说好,而后越来越沉默,仿佛是一个逐渐丧失着光芒的濒临灭绝的恒星。

  她开始不再避开我去抽烟,甚至有的时候,她挺着上课迟到,也要将抽完烟,她变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远离群体。

  她老师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着她日渐消沉,而后在一些节日里带她回自己家,想要改变她令人担忧的状态,可是,她会在老师面前装的很开朗,让大家都以为她没事了,可是只有我知道,她离开了那些注视她的目光之后,就依旧任由自己消沉下去。

  等到上了高二的时候,她家长会再也没有人来过,她,像是被放弃了,听说她去年妈妈又生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而后她就渐渐的变得像是一个影子,她说,她觉得,她彻底的没有家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