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偷走了七便士

梦里的银河,掠过三百六十五种月色

恒星的湮灭十六

『梦之星火』

    高二时光匆匆而去,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头,夏天在我们面前都恍若一个正常孩子,没有一点阴暗的样子,可是晴老师却越来越担心,因为所有阴暗的情绪一直隐藏在心里,会慢慢酿成毒药,迟早会在有一天她再也承受不住而猛然爆发,那时候,就会毁了一个人。

  她犹豫很久,最后还是联系了好友,找到了一个心理医生,详细的说明了情况,让好友一个星期去给夏天进行潜在性的心理调节治疗,那个男人,就是李婴。

  看着年轻温和的男人,却总是让我不自觉的畏惧,但是他对于夏天确实是有帮助的,他用各种心理调节的方式不着痕迹的对夏天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治疗,夏天似乎也有察觉,努力的配合,努力想让自己状态好转,渐渐的,貌似已经好转了许多了,也已经不再有伤痕出现。可是,我看她,在她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往周围看,像是有谁再叫她一般,她是不想让人担心,不想让人为她心烦……

  而她的父母,从我那天知道她搬家开始,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也从没有到学校来,现在到了高三了,每周一次小测,两周一次家长会,可是每逢有家长会,夏天她从来都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手里单薄的成绩单,听着其他同学的家长,或是训斥,或是安抚,或是赞扬……只有她,什么都没有。

  后来晴老师发现她的低落和消沉,之后再也没有让她去家长会,从那之后,每次家长会,我都会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校门口的小摊儿上,默默喝酒,她每次都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然后趴在桌子上,等家长会结束时候,晴老师和晏老师把她带回家。

  她说,她看着别人都被父母包围着,可是她却是一个人,没有人来过,她看着难受,她只是想有人能带她回家,骂也好,安慰也好,起码有一亲人,可以带她回家……

  也许那句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是真的有道理的吧。夏天她没有真正关心她的血缘亲人,可是晴老师他们夫妻是将她视如己出。

  晴老师他们真的像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每次看她这样,晴老师都会像一个母亲一样骂她,她每次都乖顺的听着,明明是责骂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夸奖一般,笑得无比灿烂,而后,晏老师会像父亲一样,将她背到背上,安慰她,说带她回家。

  她之后跟我说过,她说晴老师每次带着喝醉了的她回去之后,会给她煮一碗热腾腾的面,上面还有个胖乎乎的荷包蛋,然后像是自己真正的母亲一般,坐在一旁,一边看她吃面,边说她让人担心不安,而晏老师像是父亲一样,对训她的晴老师温柔的劝。

  她也许是被晴老师他们慢慢温暖起来,也许这样的跟其他父母一般无二的关爱与注视,让她终于有了归属感、有了家一般,她的状态,似乎得到了很好的缓解,她似乎正在用一种蜗牛爬的速度慢慢往好的地方发展,心理老师说,她在试探发泄的途径,也开始有了安全感和对其他人依赖,让她慢慢的会走出那种孤独和黑暗,如果慢慢来,迟早都会好起来的。

  当我听到晴老师说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切都有了希望,她会像其他人一样,她在乎我们,她也在努力变得好起来,努力去找回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来。

  她带着这些微弱的希望,我们,进入了最紧张和压抑的高三。

  不管是对好学生来说,还是在坏学生的角度看,高三都是让人迷茫,并且兵荒马乱的一年,各种事情大块大块堆积而来,就像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黑板上的倒计时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所有的学生,人生第一次抉择的考试,就要到来了。

  人人都说高考其实就是优胜略汰,有了好的成绩才有好的未来,我一直对这种话很讨厌,什么时候开始,评定人的标准,就成了成绩了呢,我不理解这个社会,可是他们说这就是现实,可我却一直对这样的现实感到厌烦。

  夏天没有迷茫和混乱,反而比其他人都镇定并且安然,她每天都淹没在题海里,她似乎重新有了斗志,心理老师引导她,让她重新想起了她曾经想要去拥有的目标,有了可以让自己走下去的勇气和动力,让她对自己的未来开始有了简陋的规划。

  感觉她真的开始好了起来,感觉她她终于重新变得开朗起来。

  “我想考中国文学专业,那里有更多我喜欢的、想要知道的东西,那里有一个我想要知道的世界……”她说的她的期待,像是所有有梦想的女孩。

  我知道,她喜欢那些充满岁月痕迹的文字,那些被历史长河冲刷留下来的钻石,在文字之间熠熠发光。她喜欢纸质书,喜欢其中淡淡的书卷味道,每次看她在阳光下看书时候,总有一种恬静淡泊的悠远,仿佛她不是在看书,而是在静静的浏览了一个人一生的跌宕起伏一般。

  她说,书中描述那个人的一字一句中,都可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最真挚的情感和最美好的人生阶段,但是到了当下的现在,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可考,只剩下这些简单的文字,笼统模糊的根据猜测叙述了一个人的一生。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她感慨别人的流离,感慨他人的落寞,可每当她给我念诗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着惊艳的光亮和无声赞叹的很是可爱的叹息。

  “楚,当时寻常,是不是经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变成日后的莫失莫忘?”

  “我不知道,也许,寻常才应该珍惜吧,就像生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将人重伤,那么现在的平淡,都是值得珍惜的一切。”

  我揉着她的头发,看着她像个孩子一般,单纯真挚的不像样子,平静的让人心安,可是日后没想到,我今日说的话,竟然一语成谶。

  她渐渐的没有了幻听的状况,也缓缓的不再去畏惧窗户,慢慢的,她的英语成绩,也因为她被母亲长期责骂和压制的心结被心理医生循序渐进慢慢解决,日以渐日的进步起来,虽然特别缓慢,每次只有略微的一点点。

  高考前的春节,她的父母终于回来了,但是她总是冷冷淡淡的,对他们根本没有了期待,只是听着他们要求她在高考时候别给他们丢脸,别让他们没面儿,别给弟弟做坏的榜样……

  夏天她春节那天,跟着父母像是一家人和和满满的在奶奶家吃过饭之后,第二天一家人回到她的小房子里的时候,只有淡淡的疏离的尴尬,然后,就在这个大年初一,她自己就看着她母亲带着弟弟和父亲趾高气昂的离开了,她父亲揉揉她的头发,眼神复杂,里面有慈爱,也有关怀。

  可是最后,只听了弟弟一句“爸爸,抱抱,我想回家”,便毫不犹豫转身,抱起弟弟上车离开,她自己,在大年初一,一个人吃完了煮的热腾腾的饺子,没有任何新年的团圆和欢乐感。

  

评论